李子勋视频(李子勋哪里人)-9游会

国立学校与董亮的对话:第一讲,李子勋

本期主题:中国心灵之谜

演讲者:李子勋

业主:董亮

李子勋:娶一个聪明的女人,而不是漂亮的。

画外音:穿梭当空到底是什么意思?

董亮:我们和那个时代的人是不同的。空里面出现了一个影像。

画外音:东方文化与西方性别意识有何不同?

李子勋:也许我们崇拜的神仍然是一个母性神。

画外音:《国学》闪耀盛夏,探索中国人的心理世界,发现中华文化在心中的宝藏。心理学家李子勋带你探索中国人灵魂的秘密。

董亮:重新发现中国文化真美好。大家好,欢迎来到国家学院。我是董亮,梁某。我们当中有几个有趣的人,比如孔子、孟子、岳飞。你会发现他们有一个共同的特点。这是什么特点?和奥巴马一样,他们都是在单亲家庭长大的。单亲家庭长大,他如何完成自己的人格,创造自己的价值?我觉得这个值得探讨。而且,在中国整个文化体系中,这样的例子还有很多。在这个阶段,我一直想邀请一位我非常崇拜的心理学老师,并期望向他请教,那就是李子勋先生,他终于出来了。你好,李小姐,谢谢你来到中国科学院的这个节目。

画外音:李子勋,毕业于华西医科大学,中日友好医院心理学家,中国心理学会注册理事。

李子勋:我也很高兴。

董亮:今天怎么样?我们的第一个话题是从心理学的角度来看,在这个单亲家庭中长大是什么感觉。而中国文化妈妈对孩子的教育有什么样的影响?我还想问阿利先生一个问题:也就是说,一个人为什么会成功或者不成功,和他的母亲有多大关系?尤其是在中国的背景下,有请李小姐。

李子勋:事实上,我应该感谢朱明瑛改变了我对单亲父母的看法。有一次,我结婚十几年了,因为我们都知道,在过去,她离婚了,带着一个孩子在…

董亮:那是歌手朱明瑛吗?

李子勋:是的,在美国,她和她的儿子在美国长大。然后参加了国际双向线,因为一开始心理学学的不够好,或者说代言比较多。我一直觉得一个家庭要有完整的结构,父亲要像我父亲,母亲要像我母亲,家庭里要有父母双方。

董亮:吉祥三宝。

李子勋:对。这对孩子的教育很重要。但是那次和朱明瑛结婚的问题,也就是离婚的问题,谈到了育儿教育。突然,朱明瑛老师说,她说我真的要感谢这个亲子……就是一个单亲妈妈带孩子的幸福。

董亮:她单身吗?

李子勋:是的,她的孩子很优秀,因为那时候,她的孩子刚刚上大学,他们很优秀。她几乎是唯一教育她的人。她说我没觉得单亲抚养孩子有多难,也没觉得儿子有什么影响。因为他和他爸爸可以经常通电话,但是他们之间不交流,因为我爸爸那时候可能在中国,他亲爱的爸爸在中国。之后我就开始关心你刚才说的那个问题了。这才发现,伤害我们孩子的并不是单亲,而是也就是说,离异的父母对彼此抱着这种态度,是什么态度?更何况社会对单亲的重新审视,可能已经伤害到了孩子。

董亮:我们在中国文化中看到“家”这个词,底部有一只猪,对吗?

李子勋:宝盖下一只猪。

董亮:对,对,对,就是下面有一头猪。唐汉老师说,中国文化一直有一种母性本能。至于这个家庭维护的好不好,能不能培养出伟大的人,还是跟妈妈有关。也就是他认为,为什么在国科会上讲这个问题?先说“国学”这个词,那么你怎么看待这种单亲家庭的教育,怎么培养出伟大的孩子?

李子勋:好的,事实上,你刚刚提到了“家”这个词。下面的猪其实不是家猪而是野猪,说明这个宝盖是妈妈,要教孩子,孩子不能野生。所以,这个家庭意味着这种母爱把一个孩子变成了家养的猪。其实我觉得单亲妈妈为了照顾孩子,先爱孩子是必不可少的。第二,也就是说,要给孩子营造一个生活环境。因为单亲后他生活水平很差,比如因为离婚,然后母亲突然带着孩子,住在比原来生活条件差很多倍的地方,对孩子不利。因为孩子的成长需要一个物质保障,如果离婚不影响孩子和单亲妈妈的生活,甚至会变好。是的,很多人都是,你的男人,就一个人离开家,什么都不要。

董亮:清洗你的身体,离开家。

李子勋:对。

董亮:以前三个人花的钱,现在两个人就可以花了。

李子勋:是两个人花的,每个月,男人都要给补贴。只要这个妈妈带着孩子,她就幸福了。假设物质方面不受影响,另一方面她有亲戚很大的支持,比如我妈有亲戚,我爸那边也有亲戚,让她能继续照顾这个孩子,同时我爸也能和自己的孩子有稳定的联系。

董亮:还有很多助理爸爸、叔叔等等。

李子勋:对。

董亮:有很多爸爸,所以会有更多的爸爸加入进来,对吗?在这样一个人造的环境中,他的知识会增加。

董亮:对。

李子勋:因为如果一个单身母亲过多地管理她的孩子,她的知识就会减少。以前至少有一个爸爸在缓冲,现在所有爸爸都不在了,就只是单向联系妈妈了。不会吧。也就是说,如果在这个时候,他可以保证,这样一个人的体系,他的社会中的亲友的体系还是很丰满的,甚至更丰满,因为有些人的见识是通过与人打交道先学会的,然后再引出来关注自然,这一点已经得到了保证。第三,这位母亲表达了对前夫和父亲的认可。

董亮:没有这样的指责。

李子勋:是的,绝对不怪。就是如果她把所有的愤怒都放在孩子面前说他爸爸不好,会造成什么?导致孩子心灵的分裂。我们说,孩子有他父亲的形象,也有他母亲的形象。对孩子来说,这两个形象都是万能的,伟大的,对吧?但如果母亲总是抱怨父亲的不好,他就不得不压抑这部分或者拆分出来,就无法在母亲面前自由表达对父亲的想法和喜欢。这时候孩子的内心会压抑,这样不好。最后,也是最重要的,妈妈一定要幸福,要有自己的幸福,包括自己的生活。同时也不会影响和孩子的关系和交流。孩子一方面鼓励建立自己的人际关系和学习,另一方面母亲也在像榜样一样寻求快乐并整天充满饱满的情绪和快乐,因为她快乐。刚才董亮老师也讲了一个领域,一个环境。如果母亲和孩子在这种关系中,母亲是主体,对吗?更核心的人。如果母亲能营造一个轻松愉快,充满自信和快乐的家庭氛围,孩子会变得很善良,很贤惠,心情很好,情商和智商都很好,他会在这个家庭环境中得到培养。因为很多修养不是口头上的,而是一种行为,一种身体。如果母亲受了苦,什么都和孩子一起吃,不会抱怨父亲,也不会允许孩子交往,但是母亲自己不开心,就是没有自我,她认为把一切都给孩子就够了。孩子呢?他能从母亲身上读到的信息,是难受,是心疼,是愧疚。孩子们会觉得好像他们是在…

董亮:这是我欠我母亲的。

李子勋:这是我欠我母亲的。那么这个想法就会影响孩子的创造力,影响他的学习,影响他的社会性发展。所以,我们谈论的关键问题是母亲自身的修养,她自己的自信心和她的力量,自我力量。如果母亲在这方面很好,那么其他杂念就可以减轻,这才是最重要的。

董亮:对,所以有人说我在单亲家庭长大,所以我有足够的理由抱怨和憎恨这个社会。但是,奥巴马也是单亲家庭,孔子也是,孟子也是,岳飞也是。那么这个地方就提出了一个问题,中国文化是不是一个…有人曾提出中国文化实际上是一种相当消极的文化…

李子勋:啊,非常正确。

董亮:母亲对整个民族的这种情绪有很大的影响。所以今天作为《国学》的一个节目,我想请李老师给我们讲讲中国文化中的这种母性特质是如何影响这个国家的语境的。

李子勋:在中国文化中,就像你刚才说的,它是以母性教育为主导的,就像我们古代的书《补天》一样,对吗?我们记得女娲造人的时候,泥变成了人,水变成了女孩,对吧?所以其实这个中国文化也是一种崇母文化,也就是说孝母比孝父更孝顺。

董亮:真的吗?

李子勋:没错。

董亮:你能举个例子来说明这一点吗?

李子勋:那崇拜我的母亲呢?我不知道,是因为我看到他们很多人都想当官……在我妈走后放弃当官。在清朝,他们打算叫什么?

董亮:几年的孝心。

李子勋:一年的孝意味着更多的母亲,当然也包括父亲,因为我们最初说王权是父权,但实际上,在我们的文化遗产中,男性权利的背后有一个更强大的母亲。

董亮:是的,人们认为……

李子勋:这就像刘邦背后有鲁家一样。鲁背后有很多可怕的事,刘邦做不到,就是做不到。但是女人当了太后,当了母亲,权力就大了。就像我们在讲这个皇太极,慈禧太后,武则天的时候,看到我们对省亲权的推崇,就是对省亲权的崇拜…母性意味着当一个女人掌权时,她会让许多男人离开…

董亮:恐惧。

李子勋:去崇拜她。那和崇拜男人不一样。所以,崇母文化可能与我们的启蒙有关。正如你刚才在董亮所说的,我们继承的许多故事都是关于妇女教育子女的。其实我们家也是这样的,也就是说因为我们家有家谱,李家以前也有这样的高官厚禄的历史。我爸爸给我们看他的家谱时告诉了我们这件事。我们家开的头,两次都是因为他娶了个好老婆。

董亮:家庭中的一位母亲或妻子对整个家庭有什么影响?短暂的休息后,我会马上回来,重新发现国学,这是一种美丽的中国文化。

校注:人们往往认为单亲家庭不利于孩子的健康成长,而李子勋的观点则从中国文化的母性角度阐释了母性意识的巨大作用及其对中国文化的深远影响。那么母性意识在文化中是如何体现的呢?中西文化的性别差异在哪里?国学探索中国灵魂的秘密。探索仍在继续。

董亮:重新发现中国文化真美好。大家好,欢迎来到国家学院。事实上,这种中国文化一直隐藏在一些女性的背后,这是我们的基本论点之一。例如,以李子勋老师的家庭为例来说明这个问题。继续吧。

李子勋:因为这一次,我们家来四川带了两个兄弟,大概是说张吧。那时候四川人少,所以我们的祖先,我们家族的祖先来四川,从广西,广西还是广东,连我父亲都说不清楚。反正现在在广西,不过原来在广东或者广西,后来解放了。有一个新的部门。来到四川后,我们一直是李家的人。这个弟弟是怎么来的?有一次我娶了一个贵族家庭的女儿,但是我结了两次婚。解放前,前两次婚姻都不值钱,所以嫁给了穷人家。这个女的来了以后,坚持让孩子学习。但在过去,李氏家族认为读书无用。只是种田而已。只是分享别人的耕作。从这个女人当了奶奶,孙子这一代开始升官,有人做官了。因为我读过。你看,她让儿子学习,让孙子学习。当然,所有的男人都学习。然后,我们家就从家谱开始建家谱。家谱里最佩服的就是这位老太太。知道她是来让孩子读书的,我们李家就开始有田了。

董亮:所以一个贫穷的家庭娶一个来自富裕家庭的女人是多么重要。

李子勋:娶了一个有文化的女人。然后过了n多代,我们家开始做生意的时候,又陷入了赤贫,田地都不剩了。后来,哪一个…可能超过我们四代人,一个…娶了个姑娘进来。那个女生也是读过书的人,一定要让孩子读。后来我们又开始了,又开始发。清末李氏家族又开始发,一直到现在。

董亮:家庭训练真的很重要。

李子勋:家庭训练非常重要。直到今天,我们家没有一个人是经商的。他们从事教学、学习和成为医生。仅此而已。事实上,从这一点来看,我只是…我自己看了很多书,发现其实一个母亲身上蕴含了很多大自然的智慧,就是一个孩子的很多智慧在她怀孕的时候,在她怀里的时候,通过母亲传给了他。

董亮:这是非常重要的一点。我们都认为孩子是教育的过程。怀孕期间…

李子勋:事实上,它是分开的。因为我们的知识存在于我们的身体里,而不是大脑里。大脑里没有什么可以储存的,都在我们身体的细胞里。那么孩子就是母亲的一部分,也就是分裂的生命。事实上,她让一个孩子学习变得很容易…一个聪明的母亲和一个有文化的母亲。我曾经给那些老板们做过讲座,在北京大学的emba,在那个经济研究中心。我说你不要娶……聪明的女人,有知识的女人,因为这样便于你儿子将来读书。为什么?因为有很多知识,自然会通过这样一个生命传递的过程传承下来。这里面有深刻的科学道理。

董亮:跟我说说吧。

李子勋:事实上,人类…例如,我们的孩子看到自然中的事物不会感到惊讶。当他天生懂事到可以看鱼的时候,他从不感到惊讶。仿佛他知道,仿佛他能知道那是一条鱼,仿佛很多他以为存在的东西在孩子的心被唤起的时候并不感到惊讶。但是当他突然看着一辆汽车,一列火车,或者一个人造的东西的时候,他会像瞎子一样去摸大象。这是我们在认知理论中发现的,就是他想认识一个人类。举个例子,对于一岁的孩子来说,他一开始无法形成这个支架的全貌,只能感知一部分。啊,是个冷冰冰的东西,却无法成型。为什么?因为孩子的感知是由一种自然感知发展而来的,而有一些自然感知,比如山、云、树,都是天生的。那是他人生与生俱来的信息,不需要他去学习,好像他知道一样。意思是我们有一个科学的说法叫“认知模式”。这种认知模式是不是已经在他身体里了,是一种自然反应?但是如果你看看这个人造的东西呢?

董亮:也许我以前没见过。

李子勋:是的,但是这个不能传下去。这个不自然。是人为的,是一个人创造的。这是不自然的。但是有一样东西,智力,也就是说,这个母亲对信息和智力的掌握是可以遗传的。传承是一种能力,也就是一种敏感,对信息的敏感。比如一个母亲是医生,她的孩子没有其他的灾难,他在学习的时候因为受到信息的刺激,更容易理解那些理性的科学。信息刺激会让我们做出反应,就像为什么你的网络依赖型孩子最后发现他大脑里的生化结构会发生变化?对!因为身体和我们的外表可能是一体的,而思想是一体的。我们的身体和情绪可能会改变。就像我们在科学上说的,如果你的情绪老了或者不好了,你的细胞在超系统之上,那细胞就麻烦了,细胞器就麻烦了,它的代谢就麻烦了,对吧?所以,信息是一样的。你说旧的学习知识的沉积也会让我们的身体发生一些变化,而这种变化自然可以跟随着孩子。所以我经常跟老板说,要娶一个聪明的女人,而不是漂亮的。当然,除非她既漂亮又聪明。

董亮:为了你的儿子。

李子勋:好好学习,为了你的儿子好好学习。

董亮:所以母亲非常重要。

李子勋:母亲非常重要,因为她们都是由她们带出来的。事实上,在中国,包括西方,孩子主要是由母亲教育的。如果我是一种包容的文化,我会象征性地表现母性,因为母性是圆的,包容的,是一个容器。象征性的,我妈就是一个代表。而父亲代表了一种尖锐。

董亮:我在四处逛逛。

李子勋:在男性形象中,它意味着一根棍子,或者一个独立的东西。他不是宽容,他是好斗,对吗?而女性是通融的,那么为什么中国文化最后是母性文化呢?就象征这种适应而言,它是一个象征性的母亲。母亲是包容的,是能够被孕育的,是能够孕育新生命的。它是如何诞生的?只有其他事物融入进来,才能创造新的生命!就像一个佛教徒说的,涅槃和重生是一样的吧?那么为什么东方文化是母性文化呢?西方文化呢?这更像是一种父系文化。因为这是法律,而且讲的是这么刺耳的东西。其实我们说为什么,为什么心理学上总是讲西方,西方是崇父的,而且是很严密的逻辑,法律关系。而东方对母亲的崇拜,是一种情感,是一种由情感连接的关系。你看,我们现在不管是做生意还是不做生意,做什么都要绕圈子,上心理学也要走进这个圈子。也就是说,似乎我们即将进入母性的范围。

董亮:妈妈。

李子勋:在《黑客帝国》里。

董亮:这让我想起一个词叫矩阵,也就是在我们…

李子勋:妈妈说的完全正确。

董亮:是的,曾经有一部电影叫《黑客帝国》,这个《黑客帝国》的原译名是《母亲》。休息一下,马上重新发现国学,国学在中国文化中是如此美好。

学校笔记:李子勋老师认为,人类对自然和社会的实践经验可以从母亲传递给婴儿。所以,聪明的妈妈更有利于孩子的成长。母性意识对中国文化的影响更多体现在中国文化的包容性上。那么,西方人是如何理解母性的呢?母性意识和人类进步有什么关系?唐探索中国人灵魂的秘密,而且这种探索还在继续。

董亮:重新发现中国文化真美好。大家好。欢迎回到国家学院。在《国学》中,我们讲了一个中国文化的母性特征。看,中国经历了所有的朝代,比如唐朝…

李子勋:说到这种母性文化,我们也可以看到古代国王死后,比如你的母亲,他们死后会把自己埋在哪里?埋在妈妈肚子里。看看我们的过去。看看西方。很少有这么长的隧道。从那个坟墓里挖一个。有一条很长的隧道,是前门,还有一条是半圆形的,就像子宫一样。然后,国王的棺材会放在这个子宫里,然后躺在里面,就像是他母亲的一样。怎么样?在胃里。这就是母体!以中国为例,中国古代国王建造的陵墓都是这样的,前面有地道,对吧?你们都知道,掘墓人知道,我要从100-300米的隧道走到坟墓,对吧?就像签女性器官一样,对吧?这就是母体!

董亮:我们以前觉得,哇,你们西方的心理学家进来了,说因为母亲强势,孩子有恋母情节,所以这个孩子很封闭,或者说没有创造力,这好像很消极。但是在你看来,相反,你认为一个更强大的母亲对于培养一个生活在中国社会的人很重要…

李子勋:非常好。看看美国人的父权制,这个推崇父权制的国家,到处惹事。就像同事一样。生气了就是男人,男人调皮了,天不一会就塌了。你在美国没看到这一点吗?和西方文化一样,他们是一种父权文化,崇尚父亲,把这种法律当作一种……包括把上帝变成一个人。可能我们崇拜的神还是母性神吧。其实中国为什么是母亲?妈妈管这个家,就是这个有界限的,就是我不会带别人的孩子自己养,我只会养我的孩子,对吧?不过,不要欺负我们的孩子,就我和你和平相处。所以中国文化就是这样一种母性文化。很多文化遗产也是如此。当我们反对时,它传播得很快,对!众所周知,我们禁止什么就会流行什么,同样如此。也就是说,你越是批判中国文化,结果就会有越多的人喜欢中国文化,甚至对于虎妈也是如此。

学校备注:虎妈,耶鲁大学中文教授,原名蔡美儿。最近,《虎妈战歌》这本书在美国引起了轰动。书中介绍了她如何用中国式教育管教两个女儿,要求每门功课都得a,不看电视,钢琴练不好就不吃饭等等。,在美国教育界引起了轰动,引起了关于中美教育方法的大讨论。

李子勋:你越是说虎妈不好,越是妈妈们大喊大叫。我做得还不够。我一定要让我的孩子(不管怎样),开个玩笑。其实人真的很奇怪,文化底蕴也是,这本身就是要保守。母亲一般主张保守而不是进取,父亲则是进取。象征性地说,父亲也是面向外,母亲面向内,管理和统治世界,不是战争,仅此而已。

董亮:那么如果你看看中国文化的整个语境系统,你认为中国文化的这种负面特质是如何在许多领域表现出来的?比如刚才我们休息的时候,你说,就是这种保守势力,在某种程度上会成为这个地球上一个非常重要的价值?

李子勋:实际上,我一直在北京大学的emba(高级管理人员工商管理硕士)授课。就一次,我给北大国学班讲国学,就是和他们分享我对国学的看法。比如我觉得这个儒家文化的核心是什么?这是一种哲学。为什么是哲学?它是一种思维范式,那么为什么是儒家文化的这种范式呢?它是一种思维方式,而不是一种知识方式?就是这样。我突然说起这个,这就是为什么…有人问为什么中国人一百多年来一直在衰落?我只是在想,因为心理学有一个研究方法,就是看同时性,也就是那段时间世界上发生了什么?如果世界在剧烈发展,中国不发展,有意义吗?是落后还是进步?因为不好说,就是有时候,我们在当下看不清楚,这个历史使命就是全球化的历史使命。但是,我们确实看到,当时中国有6亿多人口,7亿人口。他们从来没有和这个世界联系过。从人类的整个发展来看,那么科技,科技要么是一个绝对的真理,要么是科技的能力。诚然,人们利用科学技术为人类服务,但他们不对生态、地球或自然生命负责。比如我们科技发展的结果就是破坏我们自己的生存环境,对吗?那么,我们可以看到有三分之一的人不接受科学技术,那么这在当时是否阻碍和干扰了科学技术的发展呢?肯定有,对!肯定有!因为人是一个领域,一个巨大的领域。所以现在我认为意识是整体,不是个体,个体没有意识。我们的意识是一个整体意识,是一个巨大的意识领域。这是在科学探索中说的,不是我创造的,是在科学探索中讲的。

董亮:就像现在,许多人根本没有独立的意志。哇,我想买房子。我看到旁边的人都在买房。

李子勋:然后他买了一栋房子。

董亮:如果你不买,你认为你已经被时代抛弃了。

李子勋:对,对,对。

董亮:不管他有没有能力,对!

李子勋:也就是说,实际上只有少数人有独立意识,也就是精英。

董亮:所以,就中国母性的这种包容性和保守性而言,在“五四”时期,大家都认为这是一种落后的标志,但是如果你把它放在更广阔的五千年的地球格局中来看,你会发现,也许所有中国人的保守性都是为了整个地球…

李子勋:这是一种贡献。

董亮:这是一种贡献。如何看待这个贡献?抱歉,休息一下,重新发现中国文化之美。

校记:与男权文化的紧张局面不同,中国文化中的母性意识更具包容性,成为人类文明中的重要价值。那么,母性意识的建构将如何影响中国历史的走向?国民性和文脉的传承体现了怎样的母性特征?唐探索中国人灵魂的秘密,而且这种探索还在继续。

董亮:重新发现中国文化之美。大家好。欢迎回到国家学院。我们谈论了中国文化的美。中国文化的美是什么?可能是站在全人类的角度,你会看到它的美和规律。可能我们今天是学术讨论,国学提供了不同的观点。我们来看看李先生的推断。他认为中国人正在用自己的保守主义给地球人带来某种福祉。

李子勋:这个福祉尤其是最近科技给人类带来的危机,就是我们一看到,就是我们的石油危机,我们的战争,我们很多人都是科技带来的,还有我们的武器。但是如果这个人生活在这个地球上,总有一些……一些人保持了缓慢的发展,包括经济和政治的缓慢发展,也就是政治和军事。那么这对全人类有意义吗?我个人认为是贡献,也是牺牲,就是中国人民牺牲了自己很多年。不发展,不代表不能发展。现在,我们可以证明我们可以…

董亮:我们可以随便发展。我们是地球的一半。这有什么难的?

李子勋:是的,这有什么难的?但是有一天我们不想保守了。当我们想要发展的时候,整个世界都是不平衡的,对吗?尼克斯队呢?欧洲的衰退,比如欧洲的经济衰退,或者它的政治衰退,包括美国人的一些政治立场的下降,也是自然的,因为这个世界是一个平衡,是一个跷跷板。其实你也可以从那个地缘文化里读到跷跷板,就是说很多文化是按照地的边缘,按照河流,按照板块发展的。然后…..而文化就像我们所说的易经一样,就是易经讲的不是势,而是一种势,就是你到了这个地方,就要去中国…

董亮:是时候发展了。

李子勋:对,该提倡了,就像九五要发展一样,你也要发展。但是过去中国不发展,我们就把这个机会留给别人,就是到了发展的时候,我们不发展,反而保守。但今天的中国可能更符合世界的发展。但是相对来说,从地球上另一个地方掉下来的东西,到了另一个地方,对不对?两三个月前,霍金在网上开始了一本新书。在网上中国翻译成中文之前,我列举了一些事情。首先,霍金假设外星人存在,但我认为外星人是人类的一个变种。其实平行宇宙的外星人是人类的一个未来。他是人,但他只是说,如果我们现在理解超弦理论,世界是平行共存的,不同阶段的时间空只是在同一个时间空。作为人类,我们是非常有限的,只能活在一定的时间空。当我们理解了那些时间空,其实就是穿越空的时间,我们就形成了时间。我们会认为那些东西死了就不存在了,但是就存在而言,当然这个超弦理论是很复杂的。

董亮:超级弦乐。霍金一直在说。

李子勋:对,包括现在的m理论,也就是如果我们再谈反物质和暗物质,那么你就会完全明白,一群外星人是人类未来的一个东西,但是他们穿越了时间空到达了现在的人类世界,或者说来到了这个领域,刚好穿越了,就像虫洞理论一样。其实有可能他是人类的近亲,也有可能宇宙中所有的生命都是同类。

董亮:这件事让我想起了一些事情。

李子勋:我们现在在哪里?

董亮:没关系。我收回了。我想起了一部电影。李连杰曾经在《不同时代空演过一部关于这个李连杰的电影。他必须处理好他的人民之间的关系,所以…

李子勋:那是记忆思维,他对时间空的记忆思维。

董亮:对,对,对,所以可能所谓的外星人并不是指我们这个地方的人的未来或过去,不是。而我们这个时代空的人彼此不同,一个形象出现在空中。

李子勋:用记忆思考也许可以理解。但我仍然认为可以有一个…当然也差不多,平行宇宙,就是万物存在,但存在又不存在。就像佛家说的,很多东西都不是空 空,都不是真实的。他们在那里,但你不知道那是什么。其实宇宙也是这样存在的,那就是…其实现在你想到超弦理论,就知道过去的一些东西会出现,因为它们是有能量的。能量有一种聚集的方式。它表示一个物体或一个信息。如果它曾经有过这样的呈现,那么它可以在特定的领域和特定的频道下呈现。

董亮:这就是所谓的前世问题。作为心理学家,他们有机会看到一个人在某种情境下会回到过去的时间。所以说到这个前世,我们就不得不强调一下,李小姐作为一个心理学家,她也经历过催眠,她也知道一个人的脑电波在某个频率的时候会有不同的表情。因为这个话题太大了,今天就不说了。我觉得在今天节目结束之前,你可以用一些简单的关键词来解释一下中国人的人格,从地球人人格的角度来看他有什么样的特征。

李子勋:我认为中国人的特点首先是寻求安全。因为对于中国人来说,你做任何事情都要和熟人,和认识并知道真相的人,因为他不相信规则。中国人不是很依赖规则。就像我的一个朋友,开车从门口出来,看见路边站着一个警察,就说:“哎呀,我真没看见你。我看见你在这里,所以我永远也走不出来。”警察说:“好吧,我不在你能出来吗?”朋友说:“不,我不是这个意思。”但实际上就是这个意思。至于这个规则,它没有那么强,但它最想要的是熟悉度。那熟悉人呢?中国讲情怀。那么,为什么我们需要和人熟悉,觉得自己应该有感情呢?我俩都有感觉就好。这就是为什么中国是…

董亮:你说熟悉是什么意思?

李子勋:我们彼此都很熟悉。

董亮:哦,一个熟人。

李子勋:我和我认识的人做生意,但是我不。我不遵守规则。我和不太熟的人做生意。如果你不熟悉,我必须先了解你,然后才能和你做生意。第一,我要和你熟悉,要有感情。所以中国文化讲的是情感,因为安全感带来的情感,因为情感是一种联系,因为中国人最相信的是对母亲的依恋。因为对妈妈的依恋是最安全的,妈妈也会一直爱你。虽然她打你骂你,但是她还是爱你的。这一切都是爱。所以中国领导人也是慈母。一个慈母般的领导意味着他想要关心。这是一位母亲。母亲教育孩子,事实并非如此。如果你错了,你会被打骂,但她照顾你的生活,爱你。她很有母爱。那么这就是中国文化的一个特点和情感,就是要讲情感。感情这个词就是血,我们只相信血。如果他是我的儿子,他绝不会反对我。也就是说,他们到最后还是有血缘关系的,还是爱父母的。他们从来没有怀疑过他的父亲真的像他告诉别人的那样是个坏人。而且他私下说爸爸不是这样的,这是血。所以中国人有很多文化特点。另一方面是关于教育的,就是中国要重视教育。你对教育的强调,主要是从人身上学到一门学科,也就是规则。我刚才也提到了,就是中国人可能需要脱责任,所以这些都是这种中国文化带来的,就是尽量不承担责任。比如我们是医生,为什么西医不像我们?中国医生必须开x光、ct和mri。为什么?怕得病就担不起这个责任。而中国的医生则必须告诉你应该服用多长时间的药,以及根据什么标准服用。但是医生从来不按标准吃药。他自己可以吃药,家人可以按照标准吃药。另外,如果医生不给自己做手术,就绝对不能不做手术。但是对病人的第一句话就是手术。也就是说,我不这么做,就不开药。我没这么说。总有一天,病人会我,说我没有尽到责任,或者说我没有给他做检查,但是如果是我判断失误,来访者漏掉了一个疾病,那我就要赔偿。所以现在中国医疗的麻烦也来源于医生太想承担责任,就是不想承担责任。

董亮:有一个完整的民族…

李子勋:这是一种民族文化特征。但是西方人敢于承担责任。西方人很特别。他对一切负责,就是说。所以,相对来说,他是一个西方人…如果你说他在西方也用磁共振和x光,但是它的高端仪器阳性率非常高。也就是说,医生除非坚信有问题,否则是会做的。中国见人就给你做。你做了,看仪器就说你没病。错过诊断是我活该。为什么?连仪器都检查不出来,我是人。我能看看吗?

董亮:所以在这背后实际上是一个顺从的孩子,她在顺从的童年中长大,拥有母性的力量。所以我们没有批评。为什么?因为这就是这个国家的由来,它也保持了这一点…

李子勋:它有好处。

董亮:在四大文明古国中,中国是唯一受益的。有它的道理。国家的这个地区也很大,所以存在就是合理的,或者说存在就是存在。今天李老师给我们分享了一个从负面文化和母性文化中共享或带出来的这种国民素质的特点列表。我们因为日常生活习惯了这些特点。但是当我们面对一个全球格局的时候,突然发现中国人的这个特点需要我们自觉自发的去实现。当我们意识到它的时候,我们就可以发自内心的做出判断,我是应该坚持下去,理解它,还是抛弃它。但如果能摆脱,那就另当别论了。

李子勋:但事实上,中国人做得很好,他们去西方时并不这样做。中国人非常注意环境。我们有句话说的好,南方的橘子在北方是苦的。比如中国人在欧洲不随地吐痰,但回家后会。

董亮:对。

李子勋:中国人能够适应。

董亮:这非常有趣。所以今天的节目有点漫无边际。

讲的方式,希望大家能从中间学到一点点这个规律,一点点脉络。但我觉得有时候,找个心理学家换个角度看中国文化,它有很多有趣的见解和发现。谢谢你,李老师。下次再见。

画外音:漫无边际的精神体验,中国式的心理探索,性格与文化,梦想与现实。李子勋老师带你走进中国式的精神秘密,一起寻找心中的国学宝藏。请关注国学——探索中国式精神秘密。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文章内容,图片,视频等均是来源于用户投稿和互联网及文摘转载整编而成,不代表本站观点,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其著作权各归其原作者或其出版社所有。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侵犯到您的权益,请在线联系站长,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本文链接:https://www.andon8.com/209945.html

网站地图